专栏

“可善的陌生”展览作品介绍

UNArt艺术中心
胶囊 1 - 来自世界的信息

展览

章节 1 – 完全

在第一张地球照片出现时,“世界”的概念突然变了, 世界被考虑为⼀个聚合的整体,人类以“全体性”的方式改变地球。

它象征⼈类依仗技术力量,离开地球表面,反观⾃身的意志——不论是运用⼯具获取所有的信息,还是⽤⼈工智能想象所有可能的⼭川河流,或者把脚步踏上别的星球。

1

蜿蜒之河

onformative(德国,柏林)

ALPS0317

定制化程序,多通道HD 1080p影像裝置

11’58,2018

艺术家惠允

《蜿蜒之河》是一个视听装置,它由算法生成的实时图像和人工智能创作的音乐组成。这件数字艺术作品通过创造一种独特的时间意识,让变化变得可被感知。作品创造了一个鸟瞰风景的视角,跨越多个屏幕,通过对河流在地球表面的影响进行可视化和超声波处理,重新诠释了河流的移动行为。基于这种定制的算法,在生成的图像中固有的波动和振荡运动为观众提供了一个十分有利的位置和观察角度,它转换了人们对河流行进的理解,并会惊叹于自然力量之美。这种定位试图破译不可预知的河流模式,并翻新人们对空间与时间的看法。

2

非地点

Marc Lee(瑞士)

ALPS0289

4屏影像装置,立体声

53’20”,2018

艺术家惠允

《非地点》探讨了数字时代的城市化和全球化。在这些同步播放的影像中,参观者在由Flickr, Freesound, Twitter和Youtube等社交平台上发布的信息所构成的视觉世界里穿行。观者参与了我们时代的社会行动,这一段旅程也是关于分布于这些社交网络的,在地的,文化的乃至语言上的异同。在虚拟空间里,这些信息被呈现在抽象的,不同高度的方块上,形成一种新的天际线——一个可能存在于世上任何地点的城市。作品也探讨了我们的城市如何持续演化,并日渐趋同的现实。我们正在见证越来越多Marc Augé笔下“非地点”(non-places)的诞生,它们可能存在于世界任何一处,不再具备地区性格,而充斥着高速公路,机场,酒店房间和商场。

3

威尔士太空计划

Hefin Jones(英国,威尔士)

ALPS0252

装置,太空服,国旗,档案,纪录片

尺寸可变,2012

艺术家惠允 

“威尔士太空运动”是通过寻找威尔士文化、技能以及传统的现存宇宙背景将人们送入外层空间。一名水管工为宇航服安装了压力系统,一家传统的木屐制造商制造了太空木屐,威尔士仅存的几家羊毛加工厂生产了太空木屐的外层布料。通过“威尔士太空运动”艺术家探索了在威尔士传统和遗产方面展望未来的机会与可能,促进相关人员重新考虑他们的角色、人工技能与宇宙环境之间的关系。

4

迷失在图像中无法返回…

人民比特(中国,上海)

4

影像,多声道CG动画,有声

8’,2019

本作品由UNArt艺术中心委托创作

启动终端电子设备,连通网络,沉浸在虚幻无际的信息图像中,总像是一头扎进了湿漉漉、绵软无力的巨大海绵,信息碎片犹如呼啸的棉絮,捉住双眼,多维的网络空间就像多面的宇宙,在其中探险的观者好比在庞大宇宙中漂浮迷航的宇航员,身在其中却不知所终。

章节 2 - 蓝点

探索者号离开太阳系之前拍摄的最后一张照片里,地球成为⼀个“深空中的蓝点”。

在这张照片⾥,“蓝点”成为了被提纯的地球,一个远观的对象。它和深空中任何星球⼀一样,可以承载想象。

“蓝点”是一个“元星球”。

5

我在这里

林科(中国,上海)

《可善的陌生》作品及空间-023

数码视频

1’35”,循环播放

5月25日 星期五 2018

艺术家惠允

这个视频述说着在不久的将来,当人们不再使用鼠标,鼠标光标这个图像在记忆中变成模糊的存在,人们开始怀念它。

6

假如有一条线在你和你之间

冯冰伊(中国,上海)

《可善的陌生》作品及空间-031

单频影像,彩色有声

4’18”,2019

本作品由UNArt艺术中心委托创作

本片以第一人称视角和第三人称视角切换的方式描述了一个以“地球”三分形态所组成的世界。最初灵感来自于模拟经营类游戏《主题公园》,地球被划分为3部分,每一部分都由不同的主题构成,玩家通过建造设施创造一个球体的世界——可以理解为地球或者是更大的其他东西,但是这个球体是柔软的、充满弹性的,它可以吸收一部分冲击以缓冲某些外力,或者是吸收进它体内。这个世界与我们实际存在的世界互为“表里”关系,而“里”世界兼具了收容、缓冲和反弹等作用。

7

黑色物质-1

张鼎(中国,上海)

《可善的陌生》作品及空间-036

装置,黑色玻璃,氧化钢板

126×126×126cm,2014~2015

艺术家及香格纳画廊惠允

张鼎的装置作品通常围绕感官和意识的强度建构起一个个充满对抗性的场景。无论是木头、发泡剂或是钢铁,装置中对于材质的运用成为艺术家控制物化的重心。作品《黑色物质》是用一种全黑的、非透明玻璃球体与黑色钢板搭建组合成的一个平衡空间,脆弱、通透而致密的玻璃和冰冷、坚硬的钢板两种秉持矛盾特性的材料,在相互挤压与依托中形成了一个看似平衡实则危险的物理空间。这种危险犹如黑暗中潜藏的不确定性因子,分布在我们的微弱感知当中。

章节 3 – 遗产

向外的探索是否也是向内的?

如果我们继续远离,并且速度足够快,回到深空也是回到过去,是重新直面我们自身的遗产。

8

记忆贩卖机

徐文恺(中国,上海/德国,柏林)

08-01

装置,动画

120×70×170cm2009

艺术家及艾可画廊惠允

《记忆贩卖机》是艺术家基于可预见的科技进步(纳米技术、生物科技)所提出的一项“发明”。装置的外形与基本功能类似于扭蛋机,这是一种简易自助式贩售系统,在遍布全市的便利店都可以找到。与普通扭蛋机不同,根据艺术家的设想,《记忆贩卖机》所售出的每一枚扭蛋看似中空,其实封装了无数个微小的纳米级机器人。随着用户吸入扭蛋里的空气,这些携带特殊信息的纳米机器人就进入脑部,并附着繁殖,形成记忆区域。而同样购买并服用“记忆扭蛋”的个体之间,可以通过记忆区域相互通讯,这意味着人们可以进入彼此的记忆,获取彼此的感官经验,并在自己的机体上还原那种真实的体验。装置上的电子屏幕播放着说明性的动画,向观众介绍这项发明的原理和用途。

9

玩出未来2116

张海濛,陆云波,冯凯,张小京,殷钟睿(中国,上海/香港)

1

插画师:许愿

视频,数字图像

2016

艺术家惠允

作品最初由上海种子项目委托创作,该项目由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策划出品

“玩出未来2116”是一个基于线上游戏的社会实验,让玩家可以对未来项目进行投资。在十周时间内,参与者将通过微信登录平台获得一笔初始“资金”,可以通过众筹其他玩家的资金,来创立自己的公司,也可以用自己手上的资金投资其他玩家的公司。每过一个星期,游戏的时间就会增加十年,到 2116年为止共十周。在这个“世纪”结束后,玩家们的共同想象和创造将通过艺术家之手,以画作的形式展现。

10

你好,10亿年后见

刘任(中国,上海)

10

装置,草稿纸,油画,混合媒介

17×26.5×33cm,2018

艺术家及东画廊惠允

《你好,10亿年后再见》是一件以草纸为媒介,绘于综合材料上的观念绘画作品,其主题以特斯拉飞入太空为灵感,作品形态就像一堆层叠状的书,绘画分别位于层叠状的两个侧面,内容互为关系。一面截取了社交软件instagram上特斯拉飞入太空的图像信息,另一面则是对科幻迷们影响巨大的《银河漫游指南》书籍的封面,而这个封面是艺术家想象着脆弱的人类文明漂泊宇宙时的状态设计而成的。整件作品以手工感与物质材料为基础,它所对应的是科技爆炸带来的“新自由”,人们享受着虚拟网络及新工具带来的一切便利,但在人类没有完全摆脱肉身的束缚之前,类似的话便始终没有意义。

11

上海自造——四个上海人的人生工具箱

傅丰元&林沁(中国,北京)、花形(中国,杭州)

屏幕快照 2019-08-22 上午11.13.27

视频,CG动画,有声

8’,2019

版权©傅丰元&林沁、花形

本作品由UNArt艺术中心委托创作

50 年前,Stewart Brand 为动荡之下的美国人编撰了一本 Whole Earth Catalog。这本生存指南里,既有蘑菇种植的技巧,也有小型电子设备使用方法,既有产妇接生的医学指南,也有房屋建造的指导……借助这些工具,年轻人得以追求主流之外的自给自足生活。50 年后,我们也收集到四位上海人的工具。从水槽旁的小挂钩,到国产商战连续剧,从全世界旋转最久的陀螺,到《人机交互手册》,工具的背后,叙述着工具和使用者的什么故事?如果制造一个可编程的,关于这些工具的工具,能否能挖掘出更多不同工具之间,不同使用者之间的关联?借助工具,我们可以「像神一样」,「自造」自我。

12

感觉工具感觉

花形(中国,杭州)

12

程序影像,无声

5’,2019

艺术家惠允

本作品由UNArt艺术中心委托创作

创作者运用视效软件搭建了一个实时生成的火焰效果,并借机燃烧了软件。

胶囊2 – 寓所

展览

The Kind Stranger  可善的陌生

Stranger,一位生活在未来的陌客,有关TA所处的文明,我们依稀了解的只有这些:

那是奇点(technological singularity)之后的时代,世界的解释系统趋于统一,世人的平均寿命大幅度延长,而其中工作所占的比例则很小,爱好,尤其是对旧物的收藏,不仅普遍而且往往颇具规模,所谓的“旧物”,既包括上一个文明的“艺术品”,也不乏旧时代的各种器物、数据,甚至还有的来自于不同世界的考古发现,它们通常被并置于一室,这部分因为藏品的博物学关联在技术上不再依赖于空间中的唯存,稀有不再是藏品价值的核心,收藏者的智性始终与每一件藏品连接在一起,由此形成的完整的集合也始终向外界进行着分享,并与那个时代的整体文明相连接...

有关于Stranger的身世,我们仅仅了解到:

TA尚处于生命的中期,TA的故人曾经在地球上一个叫做上海的超大型都市生活过…

在这个现场,穿越时空,我们打开了Stranger“收藏”的4枚胶囊,并投身其中…

Room 1

13

倒影

靳山(中国,上海)

ALPS0528

雕塑,树脂,大理石

36×44×109cm,2015

私人收藏

靳山雕塑作品的创作原型,大多来自古希腊和罗马的经典雕像。由于他对石膏像的熟知和把玩,以及在石膏像的负形空间中经常使用不同材料进行填充与尝试的教学经验,使他开放了对经典雕像的形体与材料的想象,塑料、大理石、口香糖都是靳山常用的创作材料。他的作品形态模糊了固体与液体、写实与抽象的界限,他追求作品制作上的精细,以及异样的负形空间。他手工锻造的雕塑形象超越了它们所映射的图像,也瓦解了原雕塑模型的故事情节,同时发起了一场从物理形体到意识形态上的质询,斥责了当代社会文化发展中“缺失的连贯性“这一核心问题。

Room 2

14

圈套

Maya Kramer(美国/上海)

14-01

压缩机、铜管、电机、有机玻璃,制冷剂

200×67×134.2cm,2018

艺术家及胶囊画廊惠允

内部存在着一套完整的制冷系统,持续被氧化的空调铜管上随着温度和湿度的变化凝结成冰或又融化成水。作品在运行中所消耗的大量电能以一种不易察觉的“物的表演”形式参与到展览过程中,制冷机发出的声音也是表演的一部分,它引导着人们进行更多的思考和想象。它以思辨的方式提醒我们仍活在物质世界当中,物质在环境和时间的变化下发生着各种各样物理或化学反应,玛雅的实践便模拟和加速了这种变化,并在艺术语境中为其赋以了形态。

Room 3

15

圆光

石至莹(中国,上海)

WechatIMG0a9b09d9b5882d47d4d141701d91223c

绘画,纸本水彩,9张

25×25cm,2018 - 2019

艺术家惠允

《圆光》系列作品的灵感来自于敦煌壁画中圣尊者们头顶上的光环。在原初的壁画中,流淌着几何的秩序感和手绘的笔触感及偶然性,色彩纯净朴实。艺术家将壁画中的几何圆形抽离出,并把它们作为了单独描绘的对象。佛光本非一种真实,但在这系列作品中它被真实构建,艺术家用提炼几何的方式,在绘画和所描绘的对象之间试图寻找一个平衡临界点:绘画的物质性与通过手感来传达的事物状态之间微妙的转换关系。

16

SUMNIM

Nick Ervinck(比利时)

ALPS0147

装置,3D打印、玻璃钢、室内装饰(墙面装饰线、木地板、光膜吊顶)

5.35×3.92x2.4m,2013 / 2019 

艺术家惠允

这件具有未来感的3D打印雕塑,艺术家将其分为8个部分分别进行打印、手工着色、打磨,最后现场安装。亮黄的色彩质感是Nick作品中一个显著的特点,这些被打印出的虚拟的雕塑与现实空间相连,形成了一个整体。作品将传统建筑与虚拟设计之间的对立问题转化到了一个新的层面,它打破了作品垂直展示的既定方式,并有机地实现了设计物与建筑环境之间的有趣对话,拉近了虚拟与现实、物质与非物质之间的距离。Nick的目标是让雕塑与建筑相遇,通过不断的挑战“现实主义”的极限来探索更多未知的领域。

Room 4

17

进步纪念碑5号-黄浦区

进步纪念碑6号-静安区

进步纪念碑18号-宝山区

Cédric Van Parys(比利时/荷兰,鹿特丹)

装置,3D打印,手工制作

33×13× (最大值) 25cm,2017

《进步纪念碑》纪录片,导演:Romain Vennekens,13’13”

艺术家惠允

在过去十个月的时间里,Van Parys前往上海的不同角落,寻求建筑地标,这些建筑标志性地代表了自1990年代中国经济加速以来中国城市的突破性进展。调查上海的城市发展和建筑历史,在生活和体验城市的同时,将他引向了许多神秘的古迹,位于大都市的摩天大楼之上。这个装置是选择真正代表城市历史,现在和未来的“纪念碑”的结果。

进步纪念碑5号-黄浦区 (中国上海市黄浦区方协路272-380号)

进步纪念碑6号-静安区 (中国上海市静安区常德路418号)

进步纪念碑18号-宝山区(中国上海市宝山区杨宗路205号)

Room 5

18

过渡-瓶子5

耿建翌(中国)

18

摄影

106×150cm,2008

私人收藏

耿建翌的作品似乎都是生活中信手拈来的,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对康德式的认识论着迷,由此引发出诸多作品。他以搜集和使用生活中的各种材料并能转化出一种哲理式的视觉形象见长。其作品中理性、灰暗的气质则来自于那一代艺术家身上的集体气质,是一种大胆质疑和否定某些流行艺术形式的结果。艺术与情感的关系一直是他作品中不变的线索,对他来说艺术的好坏总跟情感有关。他的摄影作品除了一边玩弄镜头下的客观成像外,也记录式地呈现了自己生活的思想动态,通过对自身生活的高度敏感,他从不同角度展现了其对精神世界的探索和体验,传递了他面对当下的生存经验与感知。

19

容器

苏畅(中国,上海)

19

雕塑,高强度石膏,亚麻布,胶水

181×25×50cm,2008

艺术家及艾可画廊惠允

“雕塑就是关于动作的艺术”。苏畅致力于探索自然与城市的肌理,他的作品和隐藏在庸常逻辑背后的都市生活、思维模式密切相关。他通常使用可控的技法和熟悉的材料,例如铁、泥土、石膏、沥青等这些他过去几年中不断尝试的材料。雕塑的动作与城市的动作被舒畅在作品中拆分又重新排列组合,它们均与城市有关,然而作品更重要的表达是,我们生活的城市与人和人的情绪之间隐藏的相互关系。

20

儿子

胡介鸣(中国,上海)

20

摄影,黑白显色印刷

95×155cm,2008

艺术家及香格纳画廊惠允 

这件作品的原始创作动机出自艺术家对城市中时空与人关系的思考,作品贯穿了时间与记忆。作品中的场景,首先是一个有着历史和现实触角延伸的集汇点,它穿越了城市发展的几个历史阶段;其次在高度和视野上,作品提供了一种带有审视意味的俯视,艺术家曾经迷恋站在楼顶上俯视与眺望的感觉,记忆的簇拥让胡介鸣将这一视角作为艺术作品来呈现,并将自己的儿子安排在他原本所在的位置上,而他又在背后凝视着这一幕。

21

上海·嘉定·保利电影院

邬一名(中国,上海)

21

绘画,宣纸水墨

175×265cm,2016

艺术家及香格纳画廊惠允

自20世纪90年代初,邬一名就坚持使用水墨这种传统的中国绘画方式进行当代艺术的创作,二十多年的绘画经验在邬一名的画面上形成了一种简约而内敛的朦胧感,及一种社会化属性。《上海·嘉定·保利电影院》这件作品是艺术家通过对过往生活场景的具体描绘所进行的一种视觉反思。艺术家用水墨这种柔软的绘画材料描绘城市的灯光,除了实现作品对都市情感点到为止的述说之外,也是在用一种以柔克刚的方式进行着个人对传统和当代、手工和工业的智慧对接。

22

世代交替

Fito Segrera(哥伦比亚)

23

利用实时计算机图形引擎创建的数字影像,彩色有声,720p

11’18”,2012

艺术家惠允

虚拟世界是由什么构成的?它的基本物质是什么?代码的海洋真的能支持生命的新形式和表达吗?它也许没有物理上的实体,但它能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元宇宙是如何进化演变的?思考第二人生的元宇宙意味着质疑现实,即我们目前所理解的存在。这部纪录片捕捉了创造的瞬间,从抽象到表现,从未知到已知,使这些原始的无形式的数字实体以一种逻辑和可识别的形式被呈现。

23

郊游去

张辽源(中国,杭州)

22

单频道视频,HD,彩色有声

3’,2017

艺术家惠允

这是一个长镜头下的单频录像作品,它记录了一段郊游中的自然场景。不同于真实景观的是,艺术家通过后期制作将影片中的每个像素点在时间轴上罗列的数值变化,按照从小到大的顺序进行了重新排列(像素位置不变),才出现了这段镜像由深及浅、由模糊至清晰,最后完全曝光掉的影像视觉的变化。这是原始像素序列被改变后呈现的一个“错位”的视觉后果。这段影像与其说这是艺术家的一次自然郊游,不如说是被软件系统“干扰“后的一场非自然的新秩序景观。

Room 6

24

一分钟的海

石至莹(中国,上海)

24

逐帧手绘动画,无声,循环(菲林片油画)

1’1”,2009

艺术家惠允

这是一件配合着艺术家的系列绘画作品《海》同期输出的一个定格动画,它看似简单的对海动态的输出,艺术家制作了大量相似而又具有微妙变化的海的状态的手绘稿,进行拍摄与排列组合后才得到的动态影像。系列绘画《海》展现的是石至莹对笔触的一种理解和输出,她赋予海中每一个笔触以各自的状态,然后再将每一笔的经验逐渐扩展到整体的画面中,她用笔触之间的互动关系,来表达图像在“显现与消失”之间的视觉转换。

25

肖像2

丁力(中国,上海)

25

布上油画

100×80cm,2018

私人收藏

丁力绘画的笔触是一种全新的视觉语言。单体积的笔触通过颜色的变化实现了一种立体效果,勾勒出了带有数码感的线条和灵动的“线路”。抽象的笔触服务于具体肖像的刻画,这些带有个人审美的、来自网络的人物肖像,经过数据处理后以艺术家写生的方式再现。灵动的线条构建起带有内在情绪和爆发力的具象画面,在数字图像时代中,艺术家通过这种方式抽离出了人与人之间的陌生感,并在日常的图像中制造差异性。

26

口吐珍珠

Louisa Galiardi(瑞士)

26

绘画,指甲油,凝胶介质,PVC油墨

114.8×169cm,2018

艺术家及天线空间惠允

Galiardi的绘画通常运用暗示性的言语来描述暴力和性之间的模糊界限,隐喻了人们在公共及私人关系中的焦虑。光滑的表面和强烈的对比色是Galiardi绘画中的特点,她笔下的人物几乎是“完美”的,他们没有毛发,有时也难分彼此。这种描绘是通过层层凝胶介质显现出来的,让作品的氛围中不仅充满了梦幻色彩,还有一些超现实的元素,它们暗示了人物之间强烈的潜在关系,这种持续的紧张关系,让观众不确定作品主题是在表达痛苦还是快乐。

Room 7

27

建设性模糊 - 终有一天你会到达那里,孤独是机会

陈轴(中国,上海)

ALPS0176

数字绘画,综合媒介

150×120cm,2018

艺术家惠允

“建设性模糊”是一个外交术语,被陈轴用来指涉一种艺术创作的方法,既有逻辑的组织一场语义模糊,既关联又陌生的情景。他认为这种情景正是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秩序和混乱一体两面的夹缝。该系列绘画使用 SketchUp 这个建筑软件作为画笔,以一种电影置景的思维拼贴出陈轴认为的当代世界。

Room 8

28

喷奶瓶

廖逸君(中国/美国,纽约)

liao_breastspray_05

雕塑,硅胶,塑料,金属

15.2×20.3×30.4cm,2015

给花园浇奶

廖逸君(中国/美国,纽约)

28

视频,彩色有声

2’1”,2015

艺术家惠允

这件作品的灵感来自于一则德国新闻:有一名女子抢商家的钱,她的抢夺方法竟然是喷射人奶。艺术家廖逸君对于这种非典型的使用女性权利特征的方式很感兴趣,这在日常生活中是一种出人意料的行为方式。它甚至打破了人们对乳房功能的认识,把乳房从一种柔美的、性感的、充满母爱象征的女性身体部分变成了一种具有攻击性的武器。在录像中,艺术家男友化身为花园植物的一部分,享受、接受并忍受着从“乳房”装置喷射出的乳汁。

29

阅读 008

李山(中国/美国)

29

绘画,布面丙烯

176×363cm,2008

艺术家及香格纳画廊惠允

“阅读”系列绘画是艺术家对电脑制作出的大量植物和昆虫图像在绘画中的特殊使用。这些合成的昆虫是由数字技术构造后变形而成的抽象图像,近看它们似乎组成了人身体的一部分,如手指、耳朵或生殖器官等,它们就像基因突变的生物,仿佛是从某种假想的园艺教科书中出来的一样。在艺术风格上,艺术家采用了类似民间艺术的装饰手法,创造出了一种熟悉而又古怪的有机物。通过对这些昆虫以奇特的方式在绘画中呈现,李山质疑了如今生物科技实验中的伪善,以及缺乏与人类对等生物价值的判断。

30

学习

肖江(中国,上海)

肖江《学习》

布面油画

200×100cm,2017

艺术家及Vanguard画廊惠允

肖江的创作总是以随手拍下的生活碎片作为记忆的载体,为其创作提供初始素材和情绪。绘画中所描绘的种种皆为艺术家生活经历的延伸,画面中的人、物、景都被抽象成带有几何感的色块之间的组合,线条的勾勒使所绘对象的轮廓分明,形成了他极具个人特色的绘画语言。色彩方面,艺术家通常使用最基本的互补色来构建其虚幻与现实交织的画面,并通过对光影明暗的反复捉摸与凝练在各种对比中找到一种沉静的和谐。

31

思想的诞生和延续

计文于 & 朱卫兵(中国,上海)

31

雕塑,布料,木材,金属,棉花

161×37×34cm,2011

艺术家及香格纳画廊惠允

古代家具“花几”是屋内传统的装饰性家具,用来摆放兰花或者其他物件,以显示主人对生活品质和审美的需求。计文于&朱卫兵标志性的软雕塑中,花几被帆布包裹着,一棵树正茂盛生长且开满了花,它的根基来自台面下方正在读书和思考的人给予的生命力。二人通过自己的创意设计和手工制作,利用布料的不同纹理特点打造了一个具有舞台式的典型的中国木偶样式装置小景观,它呈现了一个从吸收到绽放的过程。这件雕塑嘲弄了现代社会中繁荣的理想与荒谬。

Room 9

32

让所有的可能都在内部以美好的形式解决 No.6

施勇(中国,上海)

32-01

装置,聚氯乙烯,聚乙烯,丙烯酸塑料,铝塑板,多层板,密度板,油漆,铝

200×145×18cm,2015

艺术家及香格纳画廊惠允

《让所有的可能都在内部以美好的形式解决》是一场关于空间、材料和语言之间控制与被控制的游戏,它通过“抹去”“切割”“隐藏”等动作,将艺术家个人的真实故事以文字的叙述形式贯穿于作品的华丽外表与抽象形式之中,这些文字故事被处理成边角料,以铝条嵌入的方式将它们遮蔽。艺术家意在通过这种强行介入的方式来暗示某种现实处境:对艺术家而言,真正控制我们的并非是你所看到的那个被装饰了的现实,而是那个隐藏在表面背后的隐形了的现实,它们虽看不见,但却无处不在。

33

把喷头抬高1厘米 - 飞来峰小住

张辽源(中国,杭州)

33

摄影装置,UV打印,多层板,墙面涂料

180×120×10cm,2017

艺术家惠允

这张普通的风景照片似乎可以来自于任何人之手。强壮的树干与婆娑的树影提供了艺术家的拍摄对象是来自于大自然,但作品的视觉效果却提供了一种并非自然中的浪漫、唯美与朦胧感。因为艺术家在使用打印机输出照片时,有意地将打印喷头抬高并与纸面产生了1厘米的距离,由于这个技术条件的改变,使得打印的过程与被打印的图像都充满了的未知性。这是艺术生产的过程,也是“技术决定论”所带给我们的观看结果。

34

蜡塑器

Rena Giesecke(德国)

ALPS0623

装置,压克力玻璃、钢、木材、水、蜡

55×55×250cm

视频,3’43”

2016

摄影:David Payr

艺术家惠允

和自然界一样,人类创造的形式也可能来自于物质的流动。不同密度的液体在流体过程中彼此形成。它们的形成就是它们的存在,它们的形态是它们起源的结果,一旦形态进入静置状态,人工制品就会死亡。现在,它想要被保存,冻结在它的静态存在状态中。只要我们设法保护这个脆弱的生物,精灵就会被刻在它的形体中,作为对它所采取行动的力量的纪念。机器的运动没有什么不同,但人工制品却永远不同,它的成形过程在机器的帮助下重复。它形成的规则集复杂,不像自然形成的那样智能化。

35

嘴工厂(咀嚼钻头)

嘴工厂(牙齿车床)

嘴工厂(滚塑)

嘴工厂(真空成型机)

郭城(中国,上海)

可穿戴装置,综合媒介, 视频

35×35×35cm

35×35×40cm

20×30×35cm

10×10×30cm

3’18”(黑白有声)

7’46”(彩色有声)

2012

艺术家惠允

 “嘴工厂”是艺术家郭城在英国皇家艺术学院的毕业展上“Mouth factory"系列作品之一。这件作品是基于人体增强的社会议题而来,由一系列的以嘴部行为驱动的机械装置和视频组成。机械作为人体结构——嘴的可持续性延伸工具,实现了嘴部现有的能力在技能上的扩展,它创造了一种结合生产者与生产工具的赛博格(Cyborg),塑造出存在于虚设情境之下的生产制造行为。它探索了人与机械之间的界限、交互关系和新的生产方式,并展现出人体独特的生产与行为美学。

Room 10

36

身体

刘毅(中国,上海)

ALPS0201

装置,玻璃钢,烤漆,iPhone 6

190×68×30cm,2019

本作品由UNArt艺术中心委托创作

《身体》是刘毅自2015年开始的“手机绘画”系列的再次演变。艺术家自2017年底开始尝试从自己的“Personal Image Pool”中挑选画面转换成不同形态的日常物件,如地毯、壁纸、时钟,甚至是奇装异服等。而这次他从数字图像开始的演变,首次借鉴了一种成熟的视觉艺术形态——浮雕,并结合了选编成一组带有明确主题的数字图像集,完成艺术家与其身体日常遭遇间的某种纪念。这是艺术家对自己精神状态的物质化表达与输出,也是其超越个体身体经验的一种形而上的寄托。

37

电皮

徐维静(中国,上海)

37

可穿戴装置,电子元件,布料

37cm(高)×26cm(宽)×25cm(厚),2016

艺术家惠允

“皮系列”是一组以皮肤为界面,探索人类感官生态技术进化的可穿戴产品。“电皮”探索并创造了一种可穿戴设备的可能,这种可穿戴设备可以将皮肤的功能扩展到感知电磁场(主要是在无线电频谱范围内),并将这些信息转化为触觉。这件可穿戴设备由两个主要功能的部件组成:作为传感器和探针的全向天线矩阵和刺激穿戴者皮肤的相应电极。艺术家通过这种人造“皮肤”或“外骨骼”可穿戴设备来改变我们对空间和运动的感知、体验及理解,并在此过程中试着转变我们的互动性行为。

38

声皮

徐维静(中国,上海)

38

可穿戴装置,电子元件,PVC

37cm(高) ×26cm (宽) ×25cm (厚) ,2018

上海浦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收藏,2018W国际艺术营项目

“声皮”是一个可穿戴的声音平台,是艺术家“皮系列”的第二件作品。“声皮”是一种人造的第二皮肤,它的灵感来自蝙蝠或鲸鱼的声纳系统,利用声音在穿戴者周围物体表面或障碍物上的反射与传播,来说明佩戴者与环境之间的负空间与之间的关系。通过平行的超声波传感器矩阵对抗身体,艺术家创造了一种声音定向盔甲,从穿戴者身上投射到环境中。继“电皮”之后,“声皮”探索了身体、运动和空间之间的关系,并质疑了在可穿戴技术的帮助下,未来是否会有高于人类敏感性或替代性的感官系统的存在。

39

电动头部按摩

“实验性关系”系列(2007年至今)

廖逸君(中国/美国,纽约)

39

摄影,数码打印

200×150cm,2017

艺术家惠允

这张自传式的摄影作品《头部电动按摩》以艺术家本人及其男友为拍摄主角,在他们当时所在的环境中演绎并拍摄了一系列摄影作品《实验性关系》,讲述二者之间的两性关系。在这张作品中,艺术家与其男友坐或卧于桌面上,姿势优雅自然,二人彼此的身体状态巧妙地将“男性和女性”的关系调整到了“女性与男性”的关系上,这不是简单的位置互换,而是深层次地表达了在其情感生活中客观真实的微妙处境。由于民族文化的差异(中国和日本),以及女大男五岁的年龄差等因素,构成了他们镜头下对当下社会中什么是男权与女权的普遍性讨论。

40

程序

牧野豐(日本/德国,柏林)

40

视听装置,视觉刺激器,LED,降噪耳机,触觉传感器,放大器,音频接口,DMX接口,电脑

尺寸可变,2016

艺术家惠允

该程序涉及一个隔离室,一个人的空间配置,其中光和声音从外部被切断,以及专门为这件作品设计的定制设备。在隔离室中,坐着的访客接受视觉、听觉和触觉的刺激,这些刺激彼此相互作用并以高度抽象、陌生的方式影响访客的感知。该作品提供了一种体验和反思我们的知觉所基于的不同感官模式的相互作用和相互依赖的设置。通过打乱、暂停或重新配置我们的感知习惯,程序对感官刺激的复杂融合揭示出人类感知的不稳定性。这个项目是由Yutaka Makino和加州理工学院实验心理学教授Shinsuke Shimojo共同开发的一个持续项目的一部分。

Room 11

41

形态 -1

刘毅(中国,上海)

ALPS0184

多媒体装置,电子屏,金属造型,数字绘画循环

120x45x26.5cm,2019

本作品由UNArt艺术中心委托创作

这件作品使用了背投成像的循环播放模式,展示了艺术家自2015年以来的手机绘画系列,从其绘制的大量数字图像中挑选出的一部分,集合成的一份独特的个人“视觉日志”。 他使用手机App软件——Sketch Book X,持续不断地从一连串的日常瞬间中,体会时光,体验人生(未完成)

42

尾流

徐喆(中国,上海)

42

视频,HDV

3’51”2012

徐喆使用宜家的漏斗和小号的号嘴自制了一把“军号”,历经半年的练习,他在弄堂内的阳台上吹响了改编过的军队起床号。艺术家希望以声音提示着这条曾在中国近代史上意义非凡并有诸多文学家、革命者居住过的山阴路,以及沉默的历史与今日平凡嘈杂的现实之间的落差。艺术家本人也曾在这条路上居住过,对环境的洞悉让艺术家继续以个人的方式回应着山阴路上历史风貌的变迁,同时也唤起一代人存留的集体记忆。

无论天空是否蓝的让人乏味,窗下是否继续渗水。无论蟑螂在灯下飞舞,红蜻蜓蓝色的长尾,蚂蚁是否在春天交配。无论皮肤被闷热挤出脏水,镜片被刷上毛发的油腻在站台破碎。无论楼下夜半两点持续的呼喊,奇怪的口音。无论墙壁缝隙中掉落的泥灰,蠹鱼是否长着四十八条腿。无论狮子座今晚是否跃上屏幕,无论明天街头是否依然雨伞遍地,香樟落叶成为自己的叛徒。无论玻璃上雨后残留的泥点,无论会否踩到路边的狗尾。无论石头几时开花,三零三的女人是否确定闭嘴裸睡……

徐喆(中国,上海)

ALPS0186

装置,2只车边玻璃杯

10x7x7cm,2019

艺术家惠允

43

半围合的离心圆

毕蓉蓉(中国,上海)

ALPS0212

配乐:徐程

空间装置,有声动画(投影)、面料、墙纸、地毯

尺寸可变,2019

本作品由UNArt艺术中心委托创作

“纹样“是地域文化中信仰的表征之一,它们就像社会的一层皮肤。作品中的纹样素材来自艺术家旅途中的采集,她从街头海报、古现代建筑、器物、纺织物,以及工业设计中获得。作品借助LED壁纸巧妙地将这些纹样与建筑的细节结合,并完美嵌入了纹样渐变的视觉特征。视频中的纹样以呼吸的节奏慢慢演变,从一个纹样缩放或者旋转着变成另一个纹样,这些纹样之间的智能演变将人们带入了周围的环境之中,也带入了纹样的历史关联之中。这些消失的纹样是否能让人们思考或追忆起那些已经缺席的历史文化瞬间呢?

胶囊 3 – 音景

演奏 / 录音

展览期间,乐手们将受邀在楼顶的露台演奏,将曲音投放至天空,为四邻所闻。同期现场录音将制成一张数字专辑。

演奏及之后的专辑详情请追踪UNArt中心的网站与微信发布。

胶囊 4 – 灵光

活动

详情请追踪UNArt中心的网站与微信发布。

活动1 – “真身”系列

44

真身

殷漪(中国,上海)

44

制作人:田丹妮

一对一表演,共计30场

表演时长约40分钟,2019

本作品由UNArt艺术中心委托创作

《真身》是艺术家殷漪的一对一表演项目。本项目共30场,每场表演由表演者殷漪面对一位观演者进行。艺术家将使用如同中医问诊“一人一方”的形式与观演者共同创造表演内容。并在演出后为观演者制作茶饮,使观演双方共同进入作品,进入延伸的公共展示。引发这个作品的源动力是艺术家想知道来看现场表演的观众是谁。表演内容并不是唯一刺激观演知觉的因素,观演形式亦是,如何建立表演和观演的角色关系亦是。艺术家邀请观演者在表演中共同演绎一个表演作品的诞生,让表演作品成形、发生,让真身留下痕迹。相信通过艺术可能产生的交往应该通过艺术进入公共领域。当表演者和观演者的肢体、意识、情绪、甚至人生经验都和整个事件同步地一致在场,他们都走出了匿名的状态,一同建立起一个具有普遍意义的生命周期。《真身》如同在表演事件的双方的经验中写下痕迹。两个陌生人面对面独处一段时间,从未知开始,所有发生都是建立。因为约定的限制,因为表演形式的改变,因为在场者身、眼、心的合一,艺术的遭遇是否能立于日常感受,超越日常,激发深远的回响共振?

活动及展览与项目
展览 UNArt艺术中心开馆展:可善的陌生 2019.08.24-10.20
查看更多
微信 微博 豆瓣
http://unart.org.cn/modulesassets/comofrontendSharing Wechat?v=2017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