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特刊] “地球化改造”,来自莫斯科史翠卡研究所

The Strelka Institute,   编辑/刘加,翻译/张唯一、张乃文

1

THE TERRAFORMING

“The Terraforming”是莫斯科史翠卡研究所(The Strelka Institute)的一项为期三年(2020-2022年)的计划,由本杰明·H·布拉顿 (Benjamin H. Bratton)和尼古拉·博亚吉耶夫(Nicolay Boyadjiev)共同企划。项目5个月为一个周期,同时邀请30名跨学科研究人员共同参与。

概览

“The Terraforming”计划揭示了上个世纪以及几千年来城市化进程中所发生的“地球化改造”现象。“地球化改造”一词通常指改变其他行星或卫星的生态系统,使它们能够支持类地球生命的生活,但由于人类社会对生态的破坏带来了严重的后果,在未来的几十年中,如果我们希望保留地球作为人类栖息地的特性,我们需要改造地球;同时,如果要防止真正的灾难的到来,现在必须为下个世纪的“行星设计”计划作准备并且实施 “地球化改造”方案。

“The Terraforming”将探讨这个问题对于城市化在全球范围内的影响,这是一个在技术、哲学和生物学上充满风险的探索。这个计划将探讨一个新的哥白尼式转向(Copernican turn),以及如何通过技术手段在理论和实践中改变以人类为中心的建设理念。哥白尼式转向也是一种创伤,但这需要更多而不是更少的力量。这个研究计划将探讨城市作为人类据点在地球的行星网络在过去和未来扮演的角色。通过轨道模拟和陆面建模技术,“行星性” (planetarity)本身成为研究关注的重点,同时这些技术也让对气候变化的测量成为可能。

微信图片_20210730162516

《宇宙法则》©The Terraforming 2020

向城市行星性的转换结果也许与常识相悖。The Terraforming的研究不再基于复兴“自然”的概念,而是基于“人造”的概念(不是“假的”,而是“设计的”),以此将缓解人类造成的气候变化与城市自动化相关联。因此,城市范围内的自动化被看作是信息、机构、劳动力和能源所组成的广义景观,它成为生态的一部分而不是生态的代替品。因此,城市设计研究的重点转向了对运行时间比我们的文化叙事更长的基础设施的治理。

该项目将提出怎样的城市主义?一种支持规划、支持人工、反崩溃、支持普遍主义、反对反整体主义、支持唯物主义、反对反利维坦主义、反神话并且支持平等分配的城市主义。它始于一系列设想:地球是人为感知的;减缓气候崩溃和普遍自动化可以合二为一;“气候变化”的概念是行星尺度计算的认识论成果;自动化是生态系统运作的普遍原则;地质技术(geotechnology)必要的根本性转变可能要先于地缘政治的根本性转变;对于碳流动的“监控”是一件好事;可以保障长期废物循环的能源基础设施是可取的;就生态承载力而言,“文化”的成本要高于科学;行星性需要内外太空的哲学思想;思辨设计(speculative design)必须聚焦在那些功能强大到不太可能实现的东西上;最后,未来成了一个既要去实现也要试图阻止的东西。

微信图片_20210730162525

《Pharmakon景观》,©The Terraforming 2020

俄罗斯的土地幅员辽阔、瞬息万变。我们从这里仰望太空,又从太空回到地球,来确定行星性的含义。地质技术、地缘经济学(geoeconomics)、地理惯例学(geonomos)和环境地质学(geoecology)的问题是介于世界所表现出的样子和我们眼中世界的样子之间的问题,而我们所看到的世界也正通过我们所创造的技术回望着我们。

The Terraforming基本上是“新常态”(The New Normal)的一个重启,这既是因为The Terraforming的研究重点是独特的,也希望探索一种不同类型的研究成果,并发现新的研究形式。这些小组可谓城市设计实践的典范,但人员组成比其他大多数项目的异构性(heterogenous)更强。一半将由建筑师和城市学家组成,他们主要致力于星球范围的思考和工作,另一半则由哲学家、电影制片人、程序员、科学家和能力各异的天才组成。一半会是俄罗斯人,一半是其他国家的人;一半是男人,一半是女人。和以往一样,该计划是免费的,因此那些可以从项目中受益的人将有机会参与进来。

项目

The Terraforming的研究由不同类型的工作组成,以最精确地表达项目的想法。建筑传统上使用命题模型,对The Terraforming来说,这些模型既是有形的,又是概念性的和战略性的。The Terraforming为模型使用最高分辨率的媒体,主要使用电影和文本来传达思想,这些思想不仅在质量上必须具有“电影化”的品质,而且可以像诗歌一样从政治科学中汲取灵感。如前所述,这些作品旨在作为模型——描述性的、预测性的或投射性的——关于如何构思和构成一个替代行星。在为期五个月的计划结束时,部分项目将成为研究的首次公开展示,而不是最终解决方案。

微信图片_20210730162529

宇宙法则(Kosmos Law)

建立全面的法规架构与管治模型,用以代替过时的空间法则(space law)并升级领土治理方式。

弗拉德·阿法纳西耶夫(Vlad Afanasiev),路易莎·克罗斯曼(Luiza Crosman),埃琳娜·达贾尼亚(Elena Darjania)

kosmos-law.com/

微信图片_20210730163335
微信图片_20210730162536

说起外太空,我们总是会想起各种天文现象所形成的复杂而虚幻的图像,这些宇宙中的庞大天体与星辰距离我们太过遥远,我们甚至无法对其认知和想象,使得我们忘记了作为人类家园的地球也是这神秘宇宙的一部分。虽然地球是我们人类目前唯一的家园,但对我们外太空进行殖民的计划已具雏形。近期已经对领土开拓、开采以及短期思考进行研究和开发,所有的工作皆在合法框架内。

宇宙法则项目提出一种全面的治理方式,以取代旧的空间法则、更新对领土的治理。将地球看作是宇宙天体之一,这不仅意味着它可以约束未来的宇宙活动,同时也预见这些活动会成为地球生态系统治理的不可或缺的部分。因此太空可被看作是一个分离的实体,一个空的外部,进一步促使地球分裂成独立的、无法应对紧迫的行星气候危机的空间霸权。

微信图片_20210730162543

维哈(Veha)

一则为以俄罗斯疆域为主的行星生态连接框架而作的思辨性提案

阿尼·达拉尔(Ani Dalal),柳德米拉·格里德涅娃(Liudmila Gridneva,),塔蒂阿娜·柳比莫娃  (Tatiana Lyubimova)

veha.network

微信图片_20210730162547

目前人类的活动已在行星的尺度上影响了整个星球的生态环境、全球变暖的加速,以及生物多样性的速减。 目前人类对陆块的处理和治理导致了栖息地的碎片化,威胁着自然生态系统和人类世的文明。 本项目将全球互联通道作为研究生态可持续性和生物多样性保护的框架,探索半地球概念(Half-Earth concept)。

作为一个行星性战略,这一方法可适用于不同的规模,并需要一个总体行动计划作为基础来构建生态服务系统。它对俄罗斯领土的关注揭示了其本质,将当地的自然和人为特性纳入研究因素。辽阔的永冻土带显示了两个方面的问题,一个是景观会受冰雪融化的影响而改变,另一个是该地区对再野化地理工程优势的利用能力,这些有利于保护生物多样性、减缓全球变暖。

微信图片_20210730162554

Pharmakon景观项目(Pharmakon Landscape)

一个通过对俄罗斯的内部边缘地带进行重新诠释,来解决长期环境威胁的地理设计行动。

安德烈·捷捷金(Andrey Tetekin), 卢西亚诺·克娜( Luciano Brina), 巩语(Yu Gong)

 pharmakon.land/

微信图片_20210730162558
微信图片_20210730162607

该项目对因人为因素而遭受污染和生物减少的景观进行影像调研。 受俄罗斯地理学院的启发,该项目将景观定义为一组相互关联的元素,而不是单一、平坦的整体风景。通过建立一个心理地理物理学 (psychogeophysical) 的透镜,该项目邀请观众通过一个时间沉浸的、在地质上引人入胜的蒙太奇来观看物质景观,改变人们对污染、碳排放以及其他促成人类世的环境问题的常规理解。该项目始于俄罗斯的景观研究,在那里,地理发展的两极分化导致了自然公园和苏联时期规划的单一城镇的周边无人区,即内部边缘地带(Inner Periphery)的形成。

通过展示生态可行性技术的修复可能性,毒性药物景观项目将荒废的景观视为文化与自然融合的实践场所。该项目采用“毒性药物”(pharmakon)的概念来分析内部边缘地带 (“毒药”之地) 的现状及其未来可能的形态,不是作为一个对立面(仅仅是补救),而是作为一种能将这里的毒素转换成解药的、兼收并蓄的土地模型。这一研究将项目的提案框定为一种新的土地模型,可通过“心理地理物理学”的实践来实现:一种能够项目的物理与制图学探索的,有生产力的、可感知的工具。

2

卡珊德拉(Cassandra)

通过在气候预测之前和气候模型建立之后的叙述,为情景规划提供的另类读写能力。

劳拉·库古希(Laura Cugusi), 奇亚拉·德·里昂 (Chiara Di Leone), 安娜斯塔西亚·诺加(Anastasiia Noga) 

cassandra-futures.ru/

微信图片_20210802105811
微信图片_20210802105816

在希腊神话中,卡珊德拉曾是阿波罗的女祭司,因受诅咒而只能说永远没人相信的真实预言。她的传说并非关于预测未来,而是一个敏感觉察为众人忽视的信息的故事、一个其警告因被当作迷信而遭拒绝的智慧体。所以这个项目并不预言未来,而是密切关注那些已经潜伏于当下、已经存在于此处此刻的因素。卡珊德拉项目将脱离现有的场景规划框架,忽略政府和企业应对气候变化所采取的措施,关注那些过去的、现在的和未来的真实气候影响是如何被正在运行的传感与建模设备塑造、重写的。

通过辨认情景化而非百科全书式的知识,以及叙述和数据的相互补充的力量,卡珊德拉着眼于对比未来主义(comparative futurisms)、非线性叙述 (non-linear narratives) 和环形时间 (circular time) 等要素,通过递归和反馈循环来展望未来气候的概率性空间。 当把时间概念化为一捆相互纠缠的媒介时,那些融合事实与虚构、技术与诗意、轶事与批判的故事就会成为导航的装置。

微信图片_20210802105820

黑色年历(Black Almanac)

在2050前,建立一个可实施的食物系统的31个步骤  。

安德里亚·普洛  (Andrea Provenzano), 菲利普·莫恩(Philip Maughan), 尼古拉·梅德韦杰夫(Nikolai Medvedenko )

almanac.black/

微信图片_20210802105826

《黑色年历》由起源可追溯到古代美索不达米亚的农历记录传统衍生而来,拥抱人工食品的化学原料作用,将之作为行星环境转变的核心。出自同样孕育了“炼金术”(alchemy) 和“化学”(chemistry) 这两个词的尼罗河三角洲那黑色肥沃的土壤,黑色年历的项目计划到了2050年,简单概括为31个基本的步骤——从基础设施到大型机构,每个耕种季节实现一个步骤——这将使一个可行的食物系统在那年秋季得以建立。

农业一直以来都在改造土地,不仅仅是景观,还有土地上生产的食物。耕作物的轮种、每年的收成以及畜牧为这个世界提供了发展的、经济的和城市的基础,但也为我们带来了一种暗示农业是简单的、自然是可无限再生的符号,这成为了掩盖地球环境崩溃的薄纱。通过饮食,我们能读懂世界,同时世界也会反过来读懂我们。《黑色年历》的目标不是简单碎片化地替换过时的方法、失效的化学理论以及保守的饮食文化,而是旨在制造一个崭新的地球。

活动及展览与项目
项目 UNArt 2020 第五期:跨学科特刊 2021.07.02-08.02
查看更多
微信 微博 豆瓣
http://unart.org.cn/modulesassets/comofrontendSharing Wechat?v=2017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