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特刊] 未来协作:艺术家访谈,关于跨学科及其他

执行编辑:李汭璇

未 来 协 作

在过去的一年多里,新冠疫情不仅撼动了全球民众的健康与经济生活,还冲击了传统的业务运作模式,促使人们探索协同工作的新可能性。于是,UNArt 2020重访了去年在“实验室”栏目里留档的几位艺术家,邀请他们从创作者的角度谈谈对“未来协作”的思考。

(以下内容按艺术家们的回应顺序排列。)

徐维静   - “徐”

aaajiao - “A”

刘昕      - “刘”

郭城      - “郭”

叶甫纳   - “叶”

UNArt: 

您或您的团队会如何定义“未来协作” (Future Collaboration) 这个词语?

徐: 未来协作会是跨学科的。

A: 不知道怎么定义。未来对于我是个伪命题,在简体中⽂环境下,未来似乎是“中国梦”的延展。协作,我认为是⼈类⽂明的基础。

刘: 在协作关系里,共同进入未来。

郭: 面向未来的跨学科合作。

叶: 不太懂。勉强理解的话,我现在和伙伴们的很多协作方式都是跨地域和学科的,我们分别在北京、上海、荷兰和伦敦一起工作。我自己也同时在用北京和伦敦两个时区的时间线和同事们工作和学习。在这个云上的时代,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这样分散在各个地方、各领域一起工作的项目。同时,我自己也更习惯于移动办公,比如我经常在出租车上,或者躺在床上写东西;也会用手机来做作品。可能大家的工作方式都会变得更灵活。

图片9

徐维静、Benjamin Bacon,《Horologic Solum》,2020-2021年,多媒体装置。

UNArt: 

在我们能够展望的未来里,创作者可能会有基于什么目的的合作、在什么层面上的合作、跨越哪些学科或领域、多大程度的合作呢?

徐: 创作者可能需要跳出自己的学科,多了解学科以外的领域。未来的问题是复杂的,不是靠单一某一个学科或视角可以应对的。

A: 基于共情、同理⼼,以及构成的信任社群合作。

刘: 我希望教育系统对个体的培养不再被学科或者领域所限制。我相信每个人自己对世界的渴望和怀疑。跨不跨学科无所谓,但创作者和世界的联系不应受限。

郭: 基于什么目的合作可能会取决于创作者的身份与其项目背景。如果是商业资助或政府背景下的合作项目,应该会遵循甲方的需求进行。如果是艺术家/设计师主导的合作项目,则取决于项目的内容。理论上说,所有学科领域与合作程度都是有可能的。

叶: 出于热爱、出于利益、迫于无奈,都有可能。有的合作只是一种分工,但我当然更喜欢那种出于对同一件事的喜爱,而把陌生人紧密连接在一起的合作,就像是早期的互联网“粉丝圈”。我们可能是身份背景完全不同,毫不相干的一群人,连接我们的唯一纽带只是因为我们都是同一件事物的“迷妹”;但在这时,我们就像家人一样亲密。此外我也很喜欢朋友间的密切合作,因为彼此熟悉对方的所有,所以合作起来会很顺畅,而且朋友之间会互相关心,更放松的去想一些问题,不是那么“务实”,往往可以激发一些新的东西。

微信图片_20210804103744

Aaajiao,《深渊模拟器》(Deep Simulator),2020,游戏。

UNArt: 

请问您或您的团队近期有哪些协作式的创作呢?您认为这类创作与个人独立创作相比,最大的区别在哪里?

徐: 我和 Dogma Lab 合作人 Benjamin Bacon 去年共同创作了 Horologic Solum。今年我们还在与一个海洋生态学家一起合作一个新的研究型生物数据与 VR 的项目。协作型创作最大的区别——但我觉得也是优势——是通过写作可以把我们彼此拉出comfort zone (舒适区),尝试新的东西,互相激发新的灵感和探索新的研究领域。同时,我们都是昆山杜克大学的教授。昆山杜克大学是一所综合大学,与其他综合大学不同的是,校内每一个专业都是横跨两个传统专业,所以整个学校的氛围比较倡导不同学科的交流与协作。我们在与不同学院的老师交流的过程中也在不断定位设计与艺术的价值。因为之前我们一直都在艺术院校教书,所以这也是一个新的学习过程。我们最近的一些研究、创作计划也在试图卖出艺术圈,更加偏研究开发(R&D)项目。这种项目与之前艺术项目的一个最大区别是画的时间比较长,因为需要学习心得知识和技能,需要论证我们的推论,等等。

A: ⼯作团队和我在之前的10年都保持协作创作,比较⼤的区别是,协作可以完成更复杂的⼯作。

协作的实际例⼦是 Deep Simulator:许聪在东京,nara在北京/科隆,Ag在上海,WlL在米兰,Penny和我在柏林,我们⼀起完成了⼀个元游戏 (metagame)《Deep Simulator》,并且在里沃利城堡 (Castello di Rivoli) 完成了同名的展览。我们并没有使⽤⾮常特别的⼯具,协作建⽴在共识信任上。

许聪 ,⼀个base在亚洲的媒体艺术创作者,硕⼠毕业于东京艺术⼤学,专攻先端艺术表现;

谭硕欣 ,1984年⽣于中国北京,现居住科隆,在杜塞尔多夫⾳乐与媒体研究所攻读声⾳与现实硕⼠学位,“nara”是她的另⼀个创作⾝份;

Ag,漫游的写作者,1985年⽣于上海,⼯作涉及短篇⼩说、评论、策展与电影;

吴雷蕾 (WIL),出⽣于1997年的视觉艺术家,居住于米兰, 本科毕业于中国景德镇陶瓷学院,2019年就读于意⼤利米兰布雷拉美术学院的研究⽣项目;

Oxi pëng (Penny) 是⼀个写着(科幻学术论⽂)、创造着(后⼈类表演)、轻轻做着(粉⾊塔迪格拉)梦的共⽣体。

刘: 最近我的工作室(slow immediate 即缓)与巴黎达芬奇高等工程学院合作,利用深度计算创造一件可以引导梦境的声音作品,叫做《游走 The Wandering Mind》。声音作品是项目的出发点,但这次合作更以研究为重心。我们不仅要完成这一件作品,更要完善整个平台的设计;做用户研究,并在认识科学及人工智能领域里发表论文。

郭: 近期完成了一个受到上海新时线媒体(CAC)艺术中心与昆山杜克大学联合学术奖金支持的项目《风的验证》。这个项目的产出是一个综合媒介装置,其中有一部分涉及到了AI计算机识别算法,这部分的开发请到了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 (UCSB) 的邱伟豪协作支持。这个计算机识别算法会识别视频中旗子飘动的状况,并将其风力与风向数据输出,通过这些数据控制装置上的旗子以和视频中相近的方式飘动。 这种创作与个人独立创作的区别在于,在沟通与合作之间,或许会有一些“偏离原始航线”的瞬间,但正是这样的瞬间,为项目的发展带来了新的可能。这是由不同学科背景与思维方式之间的碰撞所产生的。

叶: 其实我这几年都在做一些参与性的项目,合作的部分非常多。比如我一直在做的“展示癖”系列,#指甲计划 ,#直播计划 和#一秒电影节 等,都是合作项目。在这类项目中我在意发挥参与者的创造力,彼此有所获得。参与是一个流动的过程,我也在其中学习,建立信任和友情,并惊喜于大家想法的碰撞。结果往往不是最重要的,参与和介入的方法也不仅仅是表面的“进入”或者“互动”,而是彼此都在自己擅长的部分协作,组成一个临时的共同体。组织和参与这样的项目都非常有意思。

微信图片_20210804103803

Slow Immediate 即缓 (刘昕,Gershon Dublon),《游走》(The Wandering Mind),2020年,30分钟表演。

微信图片_20210804103809

叶甫纳、罗福兴,《展示癖:杀马特发廊》,2021年,场景装置与活动。

UNArt: 

能否提供一个您近期听到的最能代表“未来协作”的实际例子?

刘: 我听说刘慈欣被中科院邀请去贵州省参观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这个蛮有意思的。科学发展不是客观过程,而是社会文化技术资本的综合产物。以后应该多找一些科幻作家,人文社科的思想家去挑战一下科学思想。

叶: 我觉得未来不一定是科幻电影里的那种虚拟世界,反而,我理解的未来可能就在市井之中,我们保留文化多样性的同时能更方便的运用技术和获取信息。我想想的未来大家可能生活在农村,在自然环境里耕种的同时,也可以享受方便的物流服务,或者抬头看看全息的网络视频节目。

我最近和“杀马特教父”罗福兴合作做的新项目《展示癖:杀马特发廊》,“画廊周北京”期间,在798的空间呈现了一个为期7天的pop-up (快闪) 展览和活动。审美的阶级性一直是我比较关注的话题,“画廊”和“发廊”的互换,实质上也在挑战艺术行业的一些自上而下的权利关系。虽然做了很多合作的项目,我也深知在协作过程中,决对从来没有完全的平等,作品的呈现上也不可能完美地平衡每个人的意见。所以更要尝试彼此尊重和理解,试着用不同的视角,用其他行业能理解的语言来沟通。所以这次的杀马特项目我也很期待会有什么碰撞,也许会产生很不同的东西。

微信图片_20210804111635

郭城,《风的验证》(Wind Verification),2021,多媒体装置。

UNArt: 

说一个大开脑洞的协作项⽬吧!如果能够任意选择项目或协作对象,您最想和谁/什么协作来做一个怎样的项目呢?

A: 我会选择和我⺟亲来完成⼀个建筑项⽬。她是注册结构⼯程师。

刘: 我最近在和SETI Institute的几个科研学者聊极地的工作。希望疫情结束之后可以去一次南极或者北极吧。

郭: 我近期在筹备一个与互联网基建相关的项目,会想和一些这方面的技术专家展开合作。

叶: 我的梦想是导演奥运会开幕式,或者花车游行那样的大型项目,可能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协作和调度。我在心里已经想过很多方案了,希望有一天能够实现。

微信图片_20210804103904

徐维静 (Vivian Xu)

出生于北京,是一位媒体艺术家、设计师、研究员和教育工作者。她的作品探索生物和电子媒介,创造机器逻辑、未来式生命概念和感官系统。作品常以物件、机器、装置或可穿戴设备的形式呈现。最近,她开始研究与数据、网络和赛博空间相关的话题。她的作品曾在中国、美国、欧洲和澳大利亚等地的多家机构展出,其中包括中国国家美术馆(北京)、上海交响乐团(上海)、纽约科学博物馆(纽约)、西澳大利亚大学(珀斯)的 SymbioticA、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柏林)和洪堡大学(柏林)等。  

徐维静与艺术家、设计师、音乐人和教育工作者白培耕 (Benjamin Bacon) 共同创立了位于上海的跨学科设计实验室 Dogma Lab。该实验室致力于在设计、技术、艺术和科学的交点进行实验研究。徐目前是昆山杜克大学媒体与艺术系的助理教授。她曾在包括帕森斯设计学院、上海纽约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在内的多家机构担任讲师,曾于帕森斯设计学院的新学院 (The New School) 获设计 + 技术艺术硕士学位。

微信图片_20210804103908

aaajiao

aaajiao,是年轻艺术家徐文恺的化名,也是他虚构的网络分身。1984年(他的出生年份恰好是乔治·奥威尔经典预言式小说的名称),出生于中国最古老城市之一的西安,aaajiao的创作结合了浓重的反乌托邦意识、对文人精神的反思。他的很多作品都致力于探索新的科技和媒体影响之下的文化现象和政治策略,从社交媒体写作、数据处理,到网络和移动媒介下的新美学景观。作为今天全球新一代媒体艺术的代表人物,aaajiao将今天中国特殊的社交媒体文化、科技运用带入了国际艺术的话语和讨论。

aaajiao的作品频繁展出于全球的美术馆和艺术机构,例如:《1989年到今天:网络时代的艺术》,美国波士顿当代艺术中心 ICA Boston,2018;《非真实》,瑞士巴塞尔电子艺术之家(HeK),2017;《身体·媒体II》,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2017;《上海种子》,2017;《带我走(我是你的)》(由Hans Ulrich Obrist与Jens Hoffmann策展),美国纽约犹太人美术馆,2016;《时间转向:当代亚洲的艺术与思辨》,美国堪萨斯斯班塞美术馆,2016;《波普之上》,上海余德耀美术馆,2016;《黑客空间》(由Hans Ulrich Obrist与Amira Gad策展),香港K11艺术基金会临时空间及上海chi K11美术馆,2016;《全方位:全控制和言论控制》,德国ZKM卡尔斯鲁厄艺术与媒体中心,2015;《齐物等观——2014国际新媒体艺术三年展》,北京中国国家美术馆,2014,等。

微信图片_20210804103912

刘昕

刘昕(1991年生于新疆,中国)是一位艺术家和工程师,其作品形式包含表演,器械,装置,科学实验和学术论文。在她的实践中,刘昕以作品测量个体,社会和技术之间的距离和张力。

刘昕目前担任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太空探索计划的艺术策展人,纽约新美术馆New INC计划的成员,也是纽约皇后美术馆的驻地艺术家。2019秋季起,她将作为SETI驻地艺术家开始两年的极地研究。她曾获得纽约Museum of Arts and Design的Van Lier奖金,SXSW交互创新奖,FastCoDesign和Core77奖项,入围华宇青年奖决赛。她的作品曾在奥地利电子艺术节(2017-2019),波士顿美术馆(2016,2017),圣丹斯电影节(2017,2020),翠贝卡电影节(2017),北京民生美术馆(2017.2018),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2018),OCAT上海(2015)等机构展出,并在诸多美国计算机协会(ACM)会议发表。作为研究院,她曾在微软研究院(纽约、亚洲北京),谷歌先进技术部门(Google ATAP)工作。

刘昕毕业于清华大学精密仪器与机械学专业,在罗德岛设计学院获得纯艺术硕士学位,麻省理工媒体实验室硕士学位。

微信图片_20210804103917

郭城

郭城1988年生于北京,现工作生活于上海。先后获得上海同济大学学士学位(2010)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硕士学位(2012)。他的艺术实践着眼于既有/新兴科技对社会与文化方面的冲击与影响,以及置身其中的个体与社会生活之间的关系。郭城的作品常以雕塑/装置的形式呈现,他经常使用幽默又冷峻的形式语言,将宏大议题与看似随意的日常物品相连结,为想象和讨论提供了批判性的视角。

郭城近期的个展有:“近乎无意”,魔金石空间,北京(2020);“地气”,广州画廊,广州(2019)。群展包括:“终端>_How Do We Begin?”, X美术馆,北京(2020);“永恒网络”,世界文化宫,柏林(2020);“平行,似存在,未完成:行进的艺术工具”,当代艺术博物馆,上海(2019);“真新镇日志”,UCCA 沙丘美术馆,秦皇岛(2019);“机器人·间”,今日美术馆,北京(2019);“开放代码.连接机器人”,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上海(2019)。

郭城曾获得奥地利电子艺术奖荣誉奖,林茨(2020)、STARTS奖提名,林茨(2020),CAC://DKU研究与创作学术奖金,上海(2020),数字地球学术奖金(2018-2019)、华宇青年奖评委会特别奖,三亚(2018)、生物艺术奖,海牙(2017)。

微信图片_20210804103920

叶甫纳

叶甫纳,1986年生于云南省昆明市。2008 年本科毕业于中国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系;2010 年硕士毕业于英国圣马丁艺术学院美术专业。2013 年至今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系。

叶甫纳的作品主要通过现实生活中用幽默和反讽的手法探讨权威结构和多元文化的关系。如大众媒体对少数民族等边缘人物的刻板印象、“完美”的审美观下虚构的风景。以引用,戏仿或反讽一些模式文化的方式,来分类和处理这种形态类似的典型图片,对他们的主旨进行分析和引伸。如借用老照片表述时代背景因素对个人身份的影响,通过研究杂志讨论大众媒体对边缘人物的刻板印象等。

活动及展览与项目
项目 UNArt 2020 第五期:跨学科特刊 2021.07.02-08.02
查看更多
微信 微博 豆瓣
http://unart.org.cn/modulesassets/comofrontendSharing Wechat?v=2017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