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项目

UNArt 2020 第五期:跨学科特刊

策划团队 谢雯芬雷刘加李汭璇

作为一家以“跨学科联动”为主要方向,围绕“艺术、科学、教育”策划系列展览和艺术教育活动的机构,UNArt艺术中心尤为重视跨学科研究,并积极推动跨领域合作。以2020为元点,《UNArt 2020》中英双语在线杂志,围绕不确定的未来,思考“打破边界,建立连接”的可能。

1

莫斯科史翠卡研究所(The Strelka Institute)的一项为期三年计划“The Terraforming”(2020-2022年)的网站,The Strelka Institute

第五期作为“跨学科特刊”,以“未来协作”为主题,关注国外研究项目、科技艺术机构等在跨领域合作方面的探索与经验。从《堆栈》一书作者、设计理论家布拉顿(Benjamin Bratton)参与策划的,来自莫斯科史翠卡研究所的“The Terraforming”计划,到蛇形画廊“创意AI实验室”(Creative AI Lab) 或“研发平台”(R&D Platform)所进行项目中艺术与科技的协作模式,再到荷兰V2_动态媒体艺术实验室的“智慧混生形式”(Smart Hybrid Forms) 项目,以及编辑小组针对艺术家的访谈,本期杂志希望展示基于跨学科协作的未来工作图景。

由本杰明·布拉顿和尼古拉·博亚吉耶夫(Nicolay Boyadjiev)共同策划的跨学科研究计划——“The Terraforming”,为期三年(2020-2022),每5个月一个周期,持续邀请30名跨学科研究人员共同参与。这一计划揭示了上个世纪以及几千年来,全球城市化进程中所发生的“地球化改造”现象,以及由之引发的一系列问题。

“地球化改造”一词通常指改变地球之外其他行星或卫星的生态系统,使之具有类地球生命或生活的特征。然而随着生态破坏日趋严峻,在未来的几十年中,人类将不得不针对地球本身进行“地球化改造”,以保留其人类栖息的特性。在项目前言中,布拉顿指出,如果要预防灾难,现在就要为下个世纪的“行星设计”计划(或许在火星上,也可能仍在地球上)准备“地球化改造”方案。这是杞人忧天么?还是未雨绸缪?

2

Cassandra,Laura Cugusi、Chiara Di Leone、Anastasiia Noga,©The Terraforming 2020

3

Black Almanac, Andrea Provenzano、Philip Maughan、 Nikolai Medvedenko,©The Terraforming 2020

4

Kosmos Law,Vlad Afanasiev、Luiza Crosman、 Elena Darjania ,©The Terraforming 2020

在“The Terraforming”(地球化改造)计划中,布拉顿试图针对“地球化改造”的情景,对“城市行星性”这一现象进行必要的思辨推演。思想家斯皮瓦克(Gayatri Chakravorty Spivak)在上个世纪90年代论述的“planetarity”概念,就涉及电子资本的网格在全球化现实中的角色(《重新想象行星的必要性》)。在布拉顿的计划中,所谓的“行星性模式”从一开始就具有多学科交织的视野。 

布拉顿看来,行星性是某种需要培育的东西,它是技术视野,是社会工程的基础。他在《关于阐明集体理性和自组织新形式的紧迫性》中强调:“地球的行星特殊性让我在物种中融合,但这不一定是我独有的,它可能会越来越多地被构建到人类周的合成形式中。我们要意到这一特性可以自我合,而且也将合自身所处的境。数百万年来,地球这颗特殊的行星以这样一种方式改造自己,形成了各种形式的理性和非理性,包括人,最确定了其在天文域的独特性和孤独性。”

作为“The Terraforming”计划的延伸性写作项目,A.S.T.的《阶段性过渡的协议:迈向新的联盟》,把目光投向了椋鸟群集行为的类型学,并将其视为一套新秩序和协议的模型。这套秩序和系统能够根据鸟群的活动来不断自我适应:通过群集作用,椋鸟有着在高度不确定的环境和杂乱而有限的信息中,依旧保持群体凝聚力的惊人能力。与之类似,我们需要极具凝聚力的协议来充当观念上及组织上的工具,去建立一个体系与体系之间、社会与社会之间新契约条款的同盟。正如椋鸟群一般,这些协议必须是可调节的、可修订的,并且是跨领域以及多物种的。

图片2
图片3

《阶段性过渡的协议:迈向新的联盟》,©A.S.T.

面对科技应用在社会各个领域带来的加速变化,艺术机构如何做好准备来适应更开放的文化建构模式,以避免陷入固步自封的困境?或许正如蛇形画廊首席技术官本·维克斯所言:协作的未来需要把我们在广泛的协作史中尚未充分研究的线索聚拢在一起,无论它们是不是艺术领域里合作性更强的协调、协作形式,比如行业协会架构或近几年的艺术运动。

图片4

雅各布·库德斯克·斯廷森 (Jakob Kudsk Steensen),《涤荡》(Catharsis,2019-2020)©2020,由艺术家惠允。

在本·维克斯看来,艺术家的工作方式及艺术机构本身也在依据技术发展不断进行重置,进而向跨领域协作敞开。就蛇形画廊的“创意AI实验室”或“研发平台”而言,在平台上推进的工作基本都是协作性的。这种协作具有网络的视野,需要与各种各样的组织、成员合作,以构建某种生态系统。

图片5

由“Connect, BTS”支持的雅各布·库德斯克·斯廷森 (Jakob Kudsk Steensen) 在蛇形画廊的户外装置《涤荡》(Catharsis , 2019-2020)。照片来源:雨果·格伦迪宁,由艺术家本人惠允。

协作已经成了很多艺术与技术团队运作的主要模式。在被问到关于不同领域协作的“失控”问题时,本·维克斯认为这不是什么“失控”,而是更多地拥抱复杂性。协作一直是在一个光谱上滑动的,这是许多研究成果、事件背后的驱动力。对于未来而言,本·维克斯对虚拟世界的协作很感兴趣,他援引了科幻作家菲利普·迪克 (Phillip Dick) 的短篇小说《泡泡麻烦》 (The Trouble with Bubbles):人类文明没能在其他星球找到生命体,然后就转向了创造迷你但超复杂的世界,这一创造行为就像一种艺术,成了整个社会最主要的任务。 

对于V2_动态媒体艺术实验室的策展人、研究员弗洛里安·魏格尔 (Florian Weigl)来说,最有价值的协作,是为学习、思考、改变事物的进程留出空间。他提出的问题是:我们如何才能聚焦在对所有参与者持续有利的东西上?我们能把长期研究落在实处吗,我们能重新规划目标吗?我们能在推进过程中更换焦点、为思考留出空间、在发展轨迹中加入新想法吗?

V2_一直都在讨论人工智能、气候变化以及生物技术,并审视它们是如何影响繁衍、食物供给和迁徙率的。平等性 (equality) 对V2_来说是个重要的话题,以生物平等性为中心的协作如何得以成形,一个很好的例子是“智慧混生形式”(Smart Hybrid Forms) 项目。

图片6

图为TMITC  群展《To Mind Is To Care》(2020-2021),V2_动态媒体艺术实验室

图片8

图为“夏季板块”

“夏季板块”是为新兴艺术家、设计师设置的短期国际艺术与技术驻留

图片9

徐维静、Benjamin Bacon,《Horologic Solum》,2020-2021年,多媒体装置。

在本期的跨学科特刊中,编辑小组除了回访蛇形画廊和V2_动态媒体实验室,也回访了之前关注过的艺术家:徐维静、aaajiao、刘昕、郭城和叶甫纳,征集了他们对于未来协作的看法。艺术家们基于自身跨学科协作的实践项目,分享了许多经验,包括基于什么目的的合作、在什么层面上的协作、跨越哪些学科或领域、多大程度的合作,以及对于未来协作的建议。

艺术家通过自身经验,强调了在跨学科协作中比较重要的几点,比如需要彼此之间的共情和同理心,再比如彼此的激发和面向新领域的探索热情等。艺术家郭城特别提及,在沟通与合作之间,或许会有一些“偏离原始航线”的瞬间,但正是这样的瞬间,为项目的发展带来了新的可能。这是由不同学科背景与思维方式之间的碰撞所产生的。

基于未来协作的想象、研究与实践,是UNArt 2020持续关注的领域,我们将在今年推出系列特刊,侧重跨学科在不同领域、不同群体、不同组织中的作用,涉及前沿思想研究、科技艺术的青少年教育、科技与工业设计企业的驻地观察等,以此尝试聚合并编织一张跨学科合作的网络。

主创人员

出品人:林薇

主编:谢雯

特邀主编:芬雷

执行编辑:刘加,李汭璇

校对:取为策选工作室

翻译:张侃侃,张唯一,张乃文,黄博雅

 

本期概括
微信 微博 豆瓣
http://unart.org.cn/modulesassets/comofrontendSharing Wechat?v=20170411